臆想产物☁

话本·美人卡


灵感来的时候是初一陪母亲去寺里求香,那天抱着烟香跟着她绕拜了一圈,一下午满身的烟气。回来的路上突然有了想法,觉得是荒唐了点,但是就是想换个方式夸他们嘛,玩玩就玩了。
结果写完感觉自己像是把年三十晚上剩的菜都扔一个锅里炖了三天炖出来的,美其名曰“精华俱在”(嫑脸,呸),其实就是一锅乱粥。

然鹅答应了阿头的就是装死也要填完……

真恨自己没文化,哭。
https://shimo.im/docs/uMhq6WWflAsKdqjk


Hey hey my precious🔮

取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她喜欢@桂花楼汉堡䱏 

由于我的拖————从一周年变成了情人节礼物嘻嘻(

Happy Valentine!💖

https://shimo.im/docs/QJLRarbW1c4t97Kr


💚甜饼教徒新年随时待命⸝⸝⸝⸝◟̆◞̆♡💛

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

失物招领

#嘿,我捡了个宝贝@桂花楼汉堡䱏 
#三百天快乐💍💍💍
#缺陷症设定

1
窗户外面的蝉开始叫了。


二宫在床上躺得头疼,干脆就迷糊着从床上爬起来晃悠进了卫生间,一照镜子才发现原来怎么也睁不大的眼睛是有些发肿了。


接好杯子里的水他才听到从屋里传来的叮当声,叼着牙刷跑回去摁掉了不甚称职的闹钟,要关掉界面时才看到角落里小小的纪念日提醒。


-生日快乐-


小蛋糕标识孤零零地躺在没有收到任何祝福的手机界面里,二宫盯着屏幕回想它的来历,一不小心却没掌握好刷牙的力度,一点泡沫飞溅了上去,被他伸手一起划掉了。


怎么可能会有消息呢?二宫盯着现在空空的界面想,收不到消息才是对的。

简单吃了点早饭后,...

众生皆苦,只有你是草莓味🍓

🥛

·坚信如果多给我的卡密樣放些糖感冒会好的越来越快的!
·讲故事体,没有格式可言👌🏻

小毛贼二宫和也犯了个错误。
看着新闻里沸沸扬扬的现场画面,他才意识到自己偷错画了。
铺天盖地的报道跟了出来,清一色的都在讲那幅世界名画多么好,而另一幅色彩鲜亮的油彩山水却少有提及。
小毛贼看看自己手里的两幅画:一幅抽象晦涩,一幅明丽动人,怎么也是后者更好看一点。
这些人真没眼光。他想。

小画家相叶雅纪突然出了名。
因为博物馆的馆藏名作被盗,而他的某幅画跟着一起失了踪。
估计是工作人员把他送去参加慈善义卖的画跟名作收在了一起吧,不然像他这种连导师都搞不定的三流画家,谁会想偷呢。
这么想盗贼先生也是挺可...

怎么发外链

再学不会我就……

灰-度-值:

其实就是和乐乎一起的这一年总结的:-D,分手机版电脑版,小伙伴按需看吧。


一定要点开全文观看哦!




电脑版


直接发图片就算前面有遮盖也容易被吞图,最好是发图片外链或者网站外链。


1、图片外链需要有可以外链的相册,我一般用微博相册,点进相册内。



在相册专辑里建立一个开车专用。



然后点进去上传图片



上传完成后有一个



点它没事的,但是下一步



记得要跳过发微博哦,这样图片就在相册内,可以生成外链了,而且,只要别人不点到你相...

Have a nightmare.

·想要让全世界知道我喜欢的人要过生日啦! @桂花楼汉堡䱏  (虽然我一如既往地写的很烂)

·我真的不觉得我的耳朵有问题,难道他唱的不是Dreampire吗???http://music.163.com/#/m/song?id=36024033&userid=311589011(与外链的再一次斗争,卒


#

睡不着。

小老板从天鹅绒枕头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把下巴磕在窗台上看远方的灵脉站台,太阳被云朵推拥着渐渐趋向正午方向,正处在下方的站台被自己的树荫笼罩一片漆黑,然而过了两秒便有点点光亮从阴霾中闪出。小老板无...

嗷呜

·老大说啥就是啥ଘ(੭ˊᵕˋ)੭* ੈ✩
·我真棒(乖巧鸭子坐

A班有头黄毛的小狼,名字叫相叶雅纪,全校都知道。
说起来相叶也算是个足够让老师头疼的种:顶着一头金色长发,戴着晃眼的耳骨钉。明明长着张小姑娘一样白嫩的脸,套上校服以后却怎么看都是漫画里的不良模样。
且不说迟到早退这种日常事,学校里有点骚动事件时,一准能在现场发现他,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他动的手,但他身边却常围着一圈帮腔的家伙。
所有人都知道老师们恼他恼的牙根痒痒,可是就是拿他没辙。
没办法,谁让脑子好不好使跟个性无关呢。
相叶是天生的数学脑,学校这两年的理科竞赛全靠他带队拿奖。虽然平时不安分一点,可他的成绩确实优...

小型能量包

放几个直球拔来充能!💪🏻
🍃おめでとう💚💛
*和教主樣的分别好舍不得啊 哭唧唧QAQ希望头儿的欧洲之旅一切顺利呀
*唔哩七七真的小小的好可爱ww

🍬
二宫和也破天荒的感冒了。
“你生病的时候也没那么毒舌嘛!”
热心肠的班长坐在屋主人的椅子上研究着他桌上的东西,接过二宫递过来的水嘻嘻笑。
“积点口德好得快。”
相叶无视了他的白眼,语气欢快地扬起了「谢谢」的尾调,回了他一个给外妖冶的媚眼。
“这是你的?”相叶很快被书架上的猫耳发夹吸引了视线。
“我姐的。”
“怎么样?”相叶不客气地戴到自己头上,学着松本润把身段一扭靠在桌子上,右手也没闲着得握成拳摆来摆去。
二宫被他不要脸的样子逗笑,扯扯嘴角,“挺可爱的。”
相叶...

1 / 2

© 睡着了 | Powered by LOFTER